制造业景气度Up!上半年频借资本市场“解渴” “单项冠军”企业持续扩围 下半年还将在四方面发力……

原标题:制造业景气度Up!上半年频借资本市场“解渴”,“单项冠军”企业持续扩围,下半年还将在四方面发力……

尽管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和世界经济衰退,对我国经济带来一定的负面冲击,但从整个上半年的经济运行情况来看,包括工业经济等在内的一系列恢复性增长,无疑有力支撑了我国国民经济的稳步复苏。

结合近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谈到的制造业经过的“压力测试”,以及如何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等问题,今日小编主要选取以下三个角度,就相关内容为读者呈现一份诚意满满的延伸“读物”。

“面对疫情严重冲击,我们加大力度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全力推动制造业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以及一揽子政策效应显现,工业经济运行状况逐月向好。

数据显示,4月份、5月份、6月份这三个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分别增长3.9%、4.4%和4.8%,回升势头加快。41个工业大类中,二季度有超过半数实现正增长。装备制造业5月份、6月份两个月增加值增速分别达到9.5%和9.7%,汽车产销7月份同比分别增长21.9%和16.4%,基础原材料供销平稳。

太平洋证券策略分析师金达莱认为,从整个制造业角度来看,其二季度以来呈现的恢复性增长,除了有政策层面的利好,尤其是财政政策和货币货币政策所给予的大力支持外,资本市场提供的融资助力亦极为重要。

具体来看,小编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以来截至8月16日,按证监会行业分类来看,在240家A股企业IPO中有186家为制造业企业,占年内IPO公司数量比例77.5%。

其次从再融资角度来看,年内共有230家上市公司的增发方案已实施,总募资额为7783.78。其中,145家为制造业企业,占比达63.04%,总募资额为4911.09亿元;再者,若仅从今年发布的增发预案来看,剔除方案终止的以及6家已实施完成的,还有557家增发预案正处于“落地”过程中,包括367家制造业企业;此外,在配股实施方面,今年13家企业的总募资额为383.26亿元,6家制造业企业的总募资额为41.2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股票融资,今年以来还有多家制造业企业借助可转债、公司债等进一步实现融资需求。仅从可转债角度来看,在今年已发行的134只可转债中,97家为制造业企业,占比高达72.39%。

国信证券高级研究员张立超张立超称,今年制造业企业通过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再融资以及债券融资等方式,不仅能有效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减少企业债务资本成本,同时也能优化企业融资结构,拓展制造企业的生存发展空间,这也是企业获取长期资金的主要方式,进而最终助力“大循环”格局的实现。

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是“六保”任务之一,疫情后期应如何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工信部将支持大企业主导构建创新体系和产业生态,着力培育一批“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企业,构建新型产业合作体系。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从行业来看,“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大多都是制造业企业,拥有行业内较为领先的制造工艺、生产技术等;从产业链位置来看,大多数“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企业都处于行业的中游或下游,主要生产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具有较高的产业附加值。因此,培育“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企业有助于增加行业知名度,吸引更多消费者目光,稳固产品需求链;同时,也能够取得资本对该行业的青睐,取得更多资本力量地支持,从而进一步升级产业链。

事实上,在目前构建新型产业合作体系方面,目前中央和地方已出台多项有针对性的奖补措施,包括促进产业集群、产业链现代化和授牌制造业“隐形冠军”企业等做法,并在财税金融等方面提供支持,引导产业链供应链整体提质增效。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称,从实际效果看,各地现已形成优势产业集聚区,落实授予多批“隐形冠军”企业,促使新国货高品质研制。

在刘向东看来,“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企业主要是专注于生产环节的某一方面,特别是某些关键零部件环节,尽管总体规模产值不高,但却是产业链现代化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具有对特定产业体系的依附性,受整个产业体系发展影响较大。

“今年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工信部牵头成立跨部门工作协调机制,向7个工业大省派驻联络员,聚焦重点产业链协调打通断点堵点卡点,在较短时间内实现了生产秩序基本恢复。”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下一步,要大力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努力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

国新未来科学技术研究院执行院长徐光瑞表示,随着技术的发展,新兴产业的内涵是不断升级变化的,当前的新兴产业主要是指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驱动的新兴业态。从经济增长动力来看,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始终是形成社会财富增量的核心主体,也正是如此,全球发达经济体都将制造业作为新一轮经济振兴的重要发力点,纷纷提出制造业回流、工业振兴等计划。在此过程中,我国也提出了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并将智能制造作为加快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制造业融合发展的主攻方向。

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可以看出,我国高技术制造业保持较快增长,新兴产品产量高速增长。7月份,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8%,连续五个月保持8%以上的较快增长。

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叶银丹认为,新兴产业发展能够为我国新旧动能转换和创新发展注入新动力,尤其是有效赋能传统制造业,大大提高制造业生产效率和科技水平。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关于新基建的讨论不绝于耳,辛国斌也指出,要加快补齐关键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短板,加快5G、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在叶银丹看来,新基建建设力度加大、速度加快将有效拉动制造业需求,以扩需求促进制造业复工复产。一方面,新基建建设离不开各项材料、零件、设备等投入,例如,加快5G网络建设需要加快铺设5G基站,这将有效带动5G基站相关零部件生产,从而带动相关产业链上下游制造业企业生产加快;另一方面,新基建的加快建设和投入使用将加快整个社会的信息化转型,催生出新需求,从而带动相关制造业生产。例如,随着更多5G基站投入使用,5G网络范围不断扩大、性能不断提高,5G手机的需求也将大大增加,从而带动5G手机制造企业及其上下游制造业企业的生产。

徐光瑞认为,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加大新兴产业发展力度,二是大力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三是多措并举拓展融资渠道,四是巩固钢铁、电解铝、水泥、平板玻璃和煤炭等传统行业去产能的前期成果,有序推动“僵尸企业”出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